行管令-抗疫成功,只需要大家

亞庇2021年1月26日訊

新冠肺炎于2020年1月25日登陆大马,无奈当时政府忙于争夺首相人选,没及时加强管理,令疫情蔓延。到了同年3月政局稍微稳定,国会议员选出的首相慕尤丁,实行首个行动管制令。疫情稍微受控之际,无奈9月沙巴逼于面对选举,让疫情再度恶化。

不同阶层与行业对行管令有着不同的褒贬反应。最初的行管令强制全民在家抗疫,只允许日常用品和食品商店,物流服务,电讯服务,水电服务以及油站的限时营运。不久,许多不属于这些类别的商家,和要求多元服务的消费者开始要求放宽约束。这是从行管令1.0、条件行管令、复原行管令,至到现在的行管令2.0,都一直存在的现象。

综合以上,人民主要出现两种心态:第一、经济能力较好者,偏向支持严谨的管制;第二、商界人士因在无生产下仍然要支付员工薪资,倾向于要求放宽管制。这些矛盾从一开始到行管令2.0,依旧存在。

于是我认为,站在政府的角度会考量两大面向,其一抗疫,其二经济。即便确诊人数持续起落不定,商家的苦衷也并非无理,所以在行管令下必须衡量抗疫和复兴经济。于是近期的行管令2.0的落实被数落为“alang alang”(不上不下)。

加强抗疫时,不少民众要求放宽抗疫措施,在野政党当然加入其中。管制放宽后,持对立立场的民众则不满意,同时在野政党又再次责备抗疫无能。在野党派摸棱两可的立场,间接加重了官民联手,有效抗疫的负担。

其实,抗疫的重任应落在你我等普罗大众的身上,群聚或少聚在于我们的决定。另外,各行各业都有在行管令期间所谓的“开店原因”,获准与否实可交由国家灾难理事会,或地方政府的专业判断。

人民只需管好个人及家庭卫生,保持社交距离,出外佩戴口罩及勤洗手等措施。我们有责任并需要自律,避免3C (Crowd, Confined space, Close conversation) 和常3W(Wash, Wear, Warn),共同为彼此着想抗疫。只要你我有抗疫的觉警,则自助助人。你我一小步,成就抗疫一大步。

杨奕智
沙巴进步党最高理事会兼律师

Author: Johnny Ch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