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都魯國會議員「怕死論」楊德利:僅傳達人民不安

亞庇2020年11月14日訊

民都魯國會議員拿督斯里張慶信在國會發表關於「衛生總監怕死」的演詞,應當以正面的眼光看待,有越來越多人公開表態越來越感到沮喪。

民都魯國會議員當時是要影射,在台灣遭姦殺受害者的骨灰從台灣經由吉隆坡國際機場轉機運返砂拉越的悲劇。

顯然地,受害者家屬在全球少數抗疫成功的台灣,縱使被檢測對新冠病毒呈陰性,卻必須在吉隆坡國際機場隔離14天。

人們的确不斷在追問:為什麼需要隔離檢測呈陰性者?

這並不是說人民不全力支持及感激醫務及保安前線人員,在高危崗位作出的努力和犠牲。無可否認,人們真正由衷讚賞所有前線人員。

但有時候,衛生總監一再保證,醫療設施、個人防護裝備(PPE)和人力充足夠,令人們感到困惑,因為當地人知道醫療設備已不勝負荷。

有時候,當最高管理者發表的大膽言論,與現殘酷現實不相符。這個嚴峻的現實不僅限醫務人員,同時還包括福利和保安前線人員。由於這些前線人員不被允許發言,他們希望他們選出的政治領袖能為他們傳達心聲。

我們不應該讓拿篤「行動抗議」事件重演。上週拿篤有上百名挨餓受苦的居民,在警方設下的護欄處憤怒示威,抗議他們的住宅區在封鎖行動中變成「大監獄」。

只有保安當局被迫宣布解除封鎖時,才能夠避免徹底陷入混亂和法律與秩序崩潰。看來,醫療當局堅持要求封鎖,違背保安人員和地方政府的觀點。

這些居民通過電視獲知封鎖延長2週至4週時,已漸失去耐心和恆心。顯然,有些居民沒有家人為他們送食物和物資,他們感到驚慌又憤怒。這是人之常情,醫療當局應要有先見之明。至今為止,疫情已過了10個月,當局必須要意識到,若再繼續延長封鎖,其殘酷程度遠比病毒本身更具破壞力。

在亞庇,有些被指示在家隔離者,不可外出買食物。但是,福利和保安當局卻全然不知何者被強制隔離家中。相反地,政府應該要求被隔離者申請糧食援助。為何衛生當局不能將被隔離者身份和地址告知地方當局,以便能夠盡快發送糧食援助呢?

拿督楊德利
沙巴進步黨主席
沙巴前首席部長
沙巴立法議員(官委)

Author: Johnny Ch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