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沙巴需真正衛生部長 不要「冒牌貨」

4663-1731434698

新聞報道,兩名專業人士宣稱沙巴應該需要衛生部長。他們分別是馬來西亞醫藥協會主席(拿督蘇巴馬廉博士)及Galen衛生及社會政策中心總裁(Azrul Khalid)。他們倆皆來自吉隆坡。

身為律師,我不是醫藥專員,我希望這些專業人士能夠知曉沙巴所需的是真正的衛生部長,而不是「冒牌貨」。

2020年6月至9月期間,所謂的沙巴衛生部長和他的「衛生部」完全沒有沙巴醫療服務的管轄權。是否有任何馬來西亞醫藥協會或其沙巴分會會員在乎過「沙巴衛生部長」?

沙巴前衛生部長沒有撥款、沒有權力

所謂「衛生部長」有甚麼醫療服務撥款?沒有。

所謂「衛生部」對任何醫院、診所所或醫務人員有何法定管轄權?沒有。

該名衛生部長對沙巴醫務官員的培訓、註冊及執任有說話權嗎?沒有。

實際上,當時的「衛生部長」在官訪醫院時,他被要求損助檔案櫃及修葺停車場。拜托,我要求吉隆坡的醫藥專員停止取笑沙巴。沙巴人被前朝民興黨政府欺騙已經夠淒慘了。

成立沙巴真正衛生部的可行方案

如今,如果我們要沙巴有個真正的衛生部長,必須執行以下行動:

1.    《聯邦憲法》中的「醫藥和衛生」(醫院、診所、醫藥專員等)必須從聯邦名單轉移至沙巴名單中。這表示,整個衛生事務將真正變成沙巴政府的事務。

2.    所有沙巴醫藥服務的聯邦撥款,全數交予沙巴政府。這將是每年數十億令吉的數額。

3.    《1971年醫藥法令》必須修訂,將沙巴(可能連同砂拉越)字眼刪除。並由國會制定全新的《2021年沙巴醫藥法令》,授權沙巴政府管轄醫藥服務及醫藥專員,如醫生、護士及其他醫務人員。

4.    馬來西亞醫藥理事會必須易名為馬來西亞半島醫藥理事會。依據將納入《2021年沙巴醫藥法令》的條款,成立全新的沙巴醫藥理事會,用於管制沙巴醫務專員的註冊及實踐。

5.    與此同時,馬來西亞醫藥理事會必須修改章程,其理事會必須要有三分之一的成員來自沙巴,另外三分之一來自砂拉越,以符合平等地位的原則。目前,馬來西亞醫藥理事會32名成員中,沙巴僅有2名代表。

6.    馬來西亞醫藥協會要聯邦政府將「衛生」管轄權交回給沙巴當局。同時,作為獨立公共政策組織的Galen中心,應該要公開聲援這項將「衛生」從聯邦轉交給沙巴當局。

沙巴律師公會是成功例子

在沙巴,沙巴政府應該要協助成立於1971的沙巴醫藥協會(SAMA),成為沙巴醫藥理事會的先驅。這和沙巴律師協會(非政府組織)的爭取下,變成沙巴律師公會(法定機構),經歷20年仍健存。這個沙巴師律協會對沙巴的律師擁有管制及紀律管轄權。換言之,馬來西亞律師公會(Bar Council of Malaysia)對沙巴的律師沒有管轄權。

以沙巴律師公會於2017年7月1日生效(沙巴律師條例(2016年修訂由沙巴律師修訂)為法定機構的成功案例為鑑。馬來西亞半島及砂拉越的律師是由個別由律師公會及砂拉越律師公會管制。

當憲法及財務事務行動實踐前,任何要求沙巴成立衛生部者只不過是在取笑沙巴人。

拿督楊德利

沙巴進步黨主席

律師

沙巴前首席部長

沙巴官委議員

Author: Johnny Ch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