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應將校地還給亞庇中華

楊德利:應將校地還給亞庇中華

亞庇 2019年9月9日訊: 將7200方呎的校地歸還給亞庇中華學校才是正确的做法,因為這塊土地將惠及整體亞庇市民,尤其是住在市區的居民;另一方面,沙巴城市發展合作社(SUDC)在全沙巴仍有其他許多土地供發展。沙巴城市發展合作社應更重視目前已被棄置的星城廣場(STAR City)發展項目,而不是伸手奪取區區7200方呎的校地。亞庇中華是首屈一指的學校,應獲得人民及政府的支持。

在亞庇市區作教育用途的地段已「半吋難尋」,政府因此在多年前批下位於東姑阿都拉曼路旁,與學校毗連的地段,如今亦已建竣2棟校舍,讓許多學生及市區的家庭受惠。

這不是沙巴城市發展合作社第一次「搶地」。該合作社應該在2002年在哥隆邦一塊土地上演的爭議事件中,吸取經驗。哥隆邦地段已批給亞庇中華工商總會,用作建設第三所中華小學,如今命名為啟文小學。沙巴城市發展合作社當時較庇商會遲了7年才申請有關地段。

當時迫切需要興建第三所中華小學,因為亞庇中華及里卡士中華兩校已十分擁擠。經過激烈的社會輿論,校方取回大部份地段,但有一些地段則敗給沙巴城市發展合作社。

Yong: Returning the land to the school is the only correct thing to do

Returning the 7,200 sq. ft. of land to the Kota Kinabalu Chung Hwa Primary school is the only correct thing to do because the land will benefit Kota Kinabalu people as a whole, especially those residing in down town Kota Kinabalu. On the other hand, SUDC has a lot of other lands all over Sabah that they can develop. SUDC should also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ir abandoned project known as STAR CITY instead of laying their hands on a meagre 7,200 sq. ft. belonging to a school. KK Chung Hwa School is also a top performing school that deserves the support of the people and the government.

楊德利:印尼遷都東加里曼丹牽動馬菲救汶三國 沙巴可與鄰共榮

楊德利:印尼遷都東加里曼丹牽動馬菲救汶三國

沙巴可與鄰共榮

 

【亞庇五日訊】前任首席部長拿督楊德利(圖)認為,印尼將首都從雅加達遷往婆羅洲的東加里曼丹,對沙巴而言利多于弊。

他今日發文告指出,鑑於對婆羅洲地區的影響甚巨,馬來西亞和汶萊方面的行動和反應,在未來幾年內使個別政府神經緊繃。 沙巴和加里曼丹之間更緊密的经济一體化不應引起馬來西亞當局的擔要,因為在東盟東部成長區(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於20多年前成立時,已經有了婆羅洲經濟一體化的構思,這個三角成長區類似在印尼群岛的另一端(西部)的IMT-GT(印尼-馬來西亞-泰國三角成區區)。但是,印尼新首都及其周邊地區的建設所带來的經濟活動是否會带给東盟東部成長區在過去二十年後未能結下的果實,仍有待觀察。

加里曼丹經濟類飙升儘管菲律賓南部的政治暴動和不稳定影響了東盟東部成長區的成長,但加里曼丹在經济上卻飆升。

加里受丹省能夠發展和進步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省政府獲授“ Otonomi“(印尼拼寫),即是省极政府獲得更大的決策權天然資源。Otonomi過程始於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的蘇哈托時代。

Yong: Indonesian capital at East Kalimantan will bring more good than harm for Sabah

The impending relocation of the national capital of Indonesia from Jakarta to East Kalimantan in Borneo will bring more good than harm to Sabah. In view of the huge impact on the Borneo region, the actions and reactions of the authorities on the Malaysia and Brunei side will pre-occupy the respective governments for years to come.

楊德利:香港將孤立承擔危機

楊德利:香港將孤立承擔危機

又是一個週末,香港又再暴發一場暴力騷動。香港騷動的暴力被蓄意升級,這與西方勢力要繼續統治全球所發動更大規模的戰爭,不無關聯。持續的美中貿易戰、軍事部署、媒體宣傳,是香港暴動的背景。

因此,香港與沙巴,以及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的商業和社會聯繫,將繼續惡化。 越來越多到訪世界最大經濟體——中國的遊客,將會繞過香港。 他們將直接進入中國大陸。 越來越多的訪香港的遊客,將選擇在澳門或廣東市過夜,而不是在香港過夜。

舉個例子,有一位上星期到訪香港的馬來西亞人,通過WhatsApp傳送一些街頭暴民的照片給我。他和家人當時在酒店內受到催淚彈的影響。他們決定短期內不會再到訪香港。同時,我遇到兩個在亞庇的香港家庭。他們來此避開「家園災難」。依這兩個案例,可見香港的旅遊業的趨勢將驟然下落。

Yong: Hong Kong will suffer own crisis alone

Another weekend. Another round of violent riots in Hong Kong. The deliberate escalation of violent riots in Hong Kong can no longer be seen in isolation from the bigger war being waged by western forces to continue their global dominance. The ongoing US-China trade war, military posturing and media campaigns serve as the back drop to the current chaos at Hong Kong.

沙巴行動黨國州議員對沙巴自主權的課題只能裝聾作啞!

沙巴行動黨國州議員對沙巴自主權的課題只能裝聾作啞!

對人民的心聲「裝聾」、對內閣的不良政策則選擇「作啞」,靜靜不出聲。

擁有3國7州如此壯大的陣容,本來很有條件把沙巴人民的聲音帶到政府裡,但他們卻選擇為聯邦內閣的護航,試圖用各種牵強的藉口硬要人民接受不合理的政策。

聯邦教育部在母語學校推行爪夷書法,沙巴行動黨領袖聯署發新聞稿說沙砂須自行決定,卻不見他們正式呈公涵予聯邦教育部長及沙巴教育部長。

當沙巴教育及革新部副部長發表等同放棄爭取沙巴教部自主的言論,稱沙巴就爪夷文課題上將跟隨聯邦教育部的決定時,受到許多華人委託的沙巴行動黨領袖卻默不作聲。

難道沙巴行動黨只會「講爽」?

這顯示出沙巴行動黨的立場混淆不堅定、言論反覆無常。他們不僅無法實現競選承諾、對應時事問題毫無招架之力、連民生問題也解決不了。只能說是「無能」!

沙巴人要的是能為他們爭取真正自主權的領袖,而不需要這班馬來亞的應聲蟲。

和許多沙巴選民一樣,我們實在不能接受浪費納稅人的錢,去養一班「庸才」。

 

拿督楊偉光

沙巴進步党

署理主席/秘书長。

余田雄:沙行動黨避重就輕卻沾沾自喜 沒守諾言追討沙巴50%稅收、20%石油稅

余田雄:沙行動黨避重就輕卻沾沾自喜
沒守諾言追討沙巴50%稅收、20%石油稅

再多4個月,2019年即將結束,亞庇國會議員宣稱已批下的3億1200令吉撥款的發展項目,到底有幾項已實行?

從Perkasa交通圈到里卡士灣的丹拔絨里拔沿海公路未見有動靜,這些撥款用去哪裡呢?

為何就不能拿出撥款中的0.7%或200萬令吉,來完成亞庇行人天橋呢?

沙巴不應淪為乞丐

沙巴在《1963年馬來西亞立國契約》下,和馬來亞及砂拉越作為國家同等夥伴,不應淪為等待聯邦政府施舍的「乞丐」。

亞庇國會議員通過報章大事夸耀,亞庇已獲聯邦財政部發放3.12億令吉撥款;實際上這並不是值得驕傲的事,因為大部份計劃都是在第11馬來西亞計劃時批下的。

縱使亞庇在第11馬來西亞計劃下獲批38億令吉的撥款,其數額比不上馬來西亞其他城市選區,而且亦與亞庇市民所繳交的稅款不成正比。

財政部今年實行5項新的稅務及稅率,包括服務及銷售稅、調昇印花稅、汽水稅、數碼稅,還有下個星期開始實行的離境稅。

Gee: Sabah getting crumbs from federal

KOTA KINABALU, August 29, 2019: The so-called RM312 million 2019 allocation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for KK constituency is small as compared to what DAP gave to other states, said SAPP.

Its vice president Gee Tien Siong said that therefore there is nothing to be proud of. Furthermore, most of these projects are in the 11th Malaysia Plan which were approved from before.

 “Sabahans and KK folks deserve much more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he added, “we Sabahans don’t want to be treated like charity, continuing to rely on peanuts dished out by federal ministers.

兩干萬元不宜花在敦法公園植物園 楊德利促開闢更多公園 籲亞庇市長延續開發里卡士綠化帶

兩干萬元不宜花在敦法公園植物園
楊德利促開闢更多公園
籲亞庇市長延續開發里卡士綠化帶

 

【亞庇廿七日訊】里卡士選區前議員拿督楊德利(圖)表示,亞庇市政廳應該要開闢更多新的公園,不要只一味只在敦法史迪芬公園設植物園。

「亞庇的人口迅速增加,需要有更多的公園及公共開放休閒空間來滿足人們的需要。」

楊德利本身是亞庇市民,他說:「敦法公園真正需要的是設施提昇,以應付每天數以百計的亞庇市民到訪,不是增設植物園。」

他指出,使用2000萬令吉公款將原有的公園開闢為植物園,是否為明智之舉,仍備受置疑。

「實際上,斗亞蘭路2哩半處的政府印刷部旁邊的地段,早在1997年開始闢為植物園。」

楊德利指出,這個植物園是將里卡士綠化帶延伸至政府印刷部到綜合體育館,涵蓋里卡士灣沿海公路的飛禽保護區和里卡士潟湖。

「早在20年前已經擬策的藍圖,增有腳車、跑步道的巨型休閒公園,需要很長的時間發展及成熟;政府實應該要推行里卡士綠化帶,並覆蓋亞庇市飛禽公園(現已易名為亞庇濕地公園)。」

楊德利要求亞庇市長專注推行里卡士綠化帶,並將獻議的植物園設在里卡士緣化帶內。

Pages

Subscribe to SAPP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