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利:政府必须反击菲律宾索讨沙巴之举

亚庇
2018年1月31日
The territory of the Philippines is defined as the territory contained within the boundaries of the Treaty of Paris 1898 signed after the Spanish-American War. North Borneo was clearly shown as outside the Philippines territory in that treaty.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ssuance for Sipadan / Ligitan Island

今天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新闻报导,菲律宾在修改宪法,计划把沙巴加入为“菲律宾的第十三州”。我们对此事不应掉以轻心,因为菲律宾高级人士有企图在菲律宾或苏禄索讨沙巴事宜上制造法律危机。这种企图(索讨沙巴州)是永远不能成功的,但他们继续索讨沙巴的举措有助增强沙巴边界的颠覆分子,破坏沙巴的稳定,加强非法移民对ESSCOM的对抗。这也令马来西亚人制造不必要的焦虑。

马来西亚联邦政漠视菲律宾的宣言,而没有抨击他们对沙巴的毫无根据的索讨,重新激起古老的理论:联邦政府喜欢维持“索讨沙巴”的课题,藉以用“来自菲律宾的威胁”吓唬沙巴人,遂而灌输“沙巴需要联邦政府的保护”的心理。

如果“索讨沙巴”的说法是属实,那么马来西亚就是在鲁莽地认为,仅仅因为不作予回应,就能够让一亿菲律宾人忘掉他们对沙巴的索讨。

联合国和沙巴政府早应发起一场“反对菲律宾索讨沙巴”,利用适当的官方管道、公民团体、学者和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在本地和国际平台大事展开持续的运动。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说服菲律宾有影响力的领导层,实际上有许多人认为菲律宾必须放弃他们“索讨沙巴”的思维,因为索讨没有任何意义,除了对那些正发着自私白日梦的苏禄苏丹国人,以索讨沙巴之举当作向马来西亚勒索钱财的方法。

由院士安迪西迪(Hj. Amde Sidik)以首,展开3年智囊研究:进步研究所公共政策分析(PIPPA),包括前往汶莱确定在历史上,汶莱苏丹未曾将沙巴(北婆罗洲)交给苏禄苏丹。 坊间流传的故事中提到,汶莱已把北婆罗洲给苏禄,作为苏禄在17世纪协助汶莱消除叛乱的酬劳。

但是,没有任何历史记录可以证明汶莱将北婆罗洲批给苏禄。相反,历史记载显示,汶莱当时在中国军队的帮助下,击退企图经由京那巴当岸进入北婆罗洲的苏禄。

汶莱拒绝把北婆罗洲交给苏禄,因为苏禄部队没有参加汶莱内战。历史记载说,苏禄部队当时驻扎在一个岛上。战争结束,汶莱苏丹已取得胜利后,他们才来到汶莱。试图占领北婆罗洲的苏禄部队被汶莱赶走。

因此,所谓的苏禄对沙巴的要求,完全源自于1878年1月22日多此一举的“Overbeck  -  Sulu”赠献(协议)。

但是,1877年12月29日的一项更优越的赠献表明,汶莱早些时候已经把北婆罗洲割让给名为奥弗贝克的男爵。由于奥贝克不想承担风险,他后来又与苏禄签署另一项协议,用以避免将来涉及索讨的问题。

历史显示,汶莱持续管理沙巴事务,如:批准租约和征收税款,直到1877年12月29日,汶莱把北婆罗洲分给奥弗贝克为止。相反,苏禄没有在治理沙巴的记录。

随后,沙巴的统治权转先后落入英属北婆罗洲特许公司、日本占领和英国军事管理局(二战后)手中。沙巴后来成为英国殖民地。最后,沙巴于1963年8月31日实现自治,并在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1963年得到联合国和国际法的承认。沙巴自治的前一天,联合国接受“联合国调查团的事实调查报告”,并将北婆罗洲(沙巴)和砂拉越人民关于组织马来西亚的愿望提呈联合秘书长。 

菲律宾于2001年对沙巴进行最后一击,当时菲律宾对Sipidan或Ligitan Island进行干预,并于1998年在世界法院(国际法院)开审,利益双方为印度和马来西亚。结论是,菲律宾的申请被拒绝的原因有两个:“没有法律性质的利益”,以及“菲律宾提交予国际法院的所有其他文件都没有关于‘法律上的利益’”。

此案的一名法官指出,“史前土地拥有权......非自治区人民通过自决主张要独立和争取的权益,是不能通过法律夺取”。法官进一步表示:“北婆罗洲人民已明确行使自主权,无视于菲律宾索讨史前土地拥有权是否有效。现代国际法不承认任何在按照联合国承认的国际法而根据史前土地拥有权之后,自决的独立国。“

对抗菲律宾索讨沙巴征战,应要关注的事实是:苏禄在17世纪从来没有向汶莱接管沙巴、1877年汶莱 —奥尔贝克的授权优先于1878年的奥弗贝克—苏禄的授权,所以后者是多余的,无论如何,受联合国的承认的国际法,以及2011年国际法院驳回菲律宾干涉Sipadan或Ligitan案的判决,都毫不含糊地排除任何菲律宾或苏禄索讨沙巴的筹码。

必须重申的是,菲律宾的领土是在西班牙和美国战争之后,由两国间签署的“巴黎1898年条约”中规划出来。  很明显地,北婆罗洲并没有在这项条约之中被列入菲律宾领土。

马来西亚人不应该向菲律宾和其他私人索讨者给予一丝虚假希望,向索讨人作出数亿美元的赔偿。我们应该拒绝把索讨沙巴的要求提呈国际法院。因为这完全不受法律承认。沙巴州需要做的是:反对菲律宾或苏禄持续大肆索讨沙巴的举措。

 

拿督杨德利
沙巴进步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