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利:爱沙党跳出沙联阵,如同给巫统献礼

亚庇
2018年1月22日

爱沙巴党(Parti Cinta Sabah)于2017年4月脱离沙巴联合阵线,如同为巫统献礼;沙巴各本土政党团结起来是巫统最大的恐惧。巫统清楚了解,马来亚政党在沙巴州根本不能击败由巫统领导的国阵,这已在上届大选显示出来。

这是因为马来亚政党只不过是与巫统/国阵异曲同工的镜像。如果沙巴各本土政党联合起来,就有机会击败巫统,因为沙巴人最强大的武器就是沙巴权利和自主权的战斗口号。如果巫统在沙巴被击败,将失去大部分国会议席。这就是巫统最大的恐惧。因此,巫统肯定会用尽一切方法来打破沙巴各政党之间的团结。

为何身为沙巴联合阵线创办成成员之一的爱沙党会选择离开阵容呢?这是因为拿督威尔弗沉迷于出任首​​席部长的机㑹。威尔弗不接受其他本土政党进入沙联阵,而没有全力推动结盟,反而将爱沙党带到荒野之中,最终将分裂沙巴人。

威尔弗和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沙菲益的最终目标是爬上沙巴首席部长职位,这是公开的秘密。这也是爱沙党和民兴党不能相互匹配的关键原因。

2016年,沙巴联合阵线(Gabungan Sabah)在成型阶段仅有3个政党,即爱沙党(PCS)、沙巴立新(STAR)和沙巴进步党(SAPP);爱沙党副主席拿督卡拉高(Kalakau Untol)负责与被解雇的联邦部长沙菲(Datuk Shafie)交涉。沙菲益当时正处于离开巫统的程序。拿督卡拉高在沙联阵内通知我们,沙菲尚未成立的新党有信心在沙巴东海岸地区,赢下16个巫统现有的州议席。因有16个州议席,沙菲益要被内定为沙巴首席部长。我告诉卡拉高:如果沙菲益能够夺下16个巫统现有议席,那么反国阵的本土对党可以组织政府,沙菲将会是首席部长,因为他将在4个政党中的拥有最多席位。

大约在同一期间,威尔弗告诉我们(在沙联阵),丹斯里依布拉欣(Tan Sri Ibrahim Menudin)告诉他,如果沙联阵答应沙菲成为首席部长,那么沙联阵的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威尔弗不愿意放弃对首席部长的执念。当时,威尔弗正在抢着要任“反对党领袖”,如果反对党赢下选举,那么“反对党领袖”就是首席部长。但威尔弗受另外一名州议员搞阴谋,假称答应支持他当反对党领袖,因而令沙联阵间出现异议。

另外2个本土政党:由拿督拉津 (Datuk Lajim Ukin)率领的沙巴人民希望党和由拿督阿萨(Dato Arshad Mualap)领导的团结沙巴人民党(PPRS)加入沙巴联会阵线。沙巴人最希望能看到沙巴各本土政党能站在同一阵容。要击败马来亚对沙巴政党惯用的“分而治之”技俩,最有效的策略即是团结一致以沙巴联合阵线对垒。爱沙党的作法即是在分裂沙巴本土政党。爱沙党就是为巫统献上厚礼。

 

拿督杨德利
沙巴进步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