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杜絕“內部照應者”禁偷渡客 約翰:靠沙巴身份證可解決

杜絕“內部照應者”禁偷渡客
約翰:靠沙巴身份證可解決

(亞庇4月26日訊)準備代表進步黨上陣下南南區州議席的約翰史蒂芬指出,國陣在競選宣言中的非法移民課題避開重點,令人置疑國陣的政綱和誠意。

“皇家委員會的調查進度如何?為何今天還有大堆流浪街頭的孩童?為何可疑的身份證數量持續在增加中?國陣領袖應該要向沙巴人民作出交待。”

身為進步黨最高理事的約翰強調,國陣選擇一味遣返非法移民的方針並不能有效解決有關問題;必須採用沙巴聯合陣線提倡的“發出沙巴身份證”,重新登記沙巴公民,才能一勞永逸解決這個問題。

“如今仍有許多外藉人輕易潛入沙巴,當局勤於巡邏、把這些人遣返並非良策。這些外藉人能如此輕易潛入沙巴,因為他們在境內已經有照應者,這些人極大可能是已持有可疑身份證者。”

約翰表示,透過重新登記公民政策可以過濾掉這批窩藏中的非法移民,進而杜絕能為“新渡客”提供庇護所的“內部照應者”,才最為實際。

“沙聯陣提倡重新發出沙巴身份證政策,不僅能夠篩選真假沙巴公民,日後也能用於保護沙巴人權益,包括申請土地、辦理營業執照、申請升學獎學金等。”

楊德利:國陣競選宣言成選民笑柄

楊德利:國陣競選宣言成選民笑柄

(亞庇4月26日)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楊德利表示,沙巴國陣抛出的競選宣言,已经成為選民茶余饭后的笑柄。

楊德利透露,他今早在達邁享用魚湯麵時,看到一班人指著報紙朝笑沙巴國陣宣佈的競選宣言。

“我問他們什么事引起他们发笑,他們回答說,不明白為甚麼國陣提出的競選宣言,和每次大選所聽到的一模一樣。”

他表示,選民對國陣的競選宣言已經麻木,深知國陣只是耍唇舌,執政後是不会实践宣言的,他们是週而復始使用同一個宣言。

身為沙巴前任首席部長的楊德利今日發表文告表示,他同意這班人的說法,因為有這樣思維的選民會對國陣的競選宣言感到失望。

“最後,選民會發現沙巴國陣的競選宣言實體上非常空洞,大部分內容已經重復使用,而且没有付诸行動。”

“看看我们的非法移民問題。皇家調查委員會報告和議案,都沒有看到國陣有採取任何動作,包括社会上游蕩街童。”

他說:“很多人都在揣测可疑的身份證是不是還在增长中。”

沙巴进步党公布候选人名单 竞选1个国会议席及11个州议席

沙巴进步党公布候选人名单
竞选1个国会议席及11个州议席

署理主席谢秋菊今天公布沙巴进步党将竞选1国11州席候选人名单。 12位候选人中,4位青年及1位女性,6张新面孔。
党主席拿督杨德利将攻打P.172亚庇国会议席、秘书长拿督杨伟光攻N.14里卡士、余田雄攻N.16路阳、林国忠攻N.15亚庇亚庇、黄有清攻N .50拿笃、彭道忠攻N.57斯里丹绒、约翰史蒂芬攻N.13下南南、诺来查攻N.17丹容亚路、张碧华攻N.19甘拜园、阿罗修斯攻N.20摩约、查比里攻N.29昆达山及吉米加华达攻N.35文拉纳。

控首相未呈沙13新选区案 杨德利:高庭认同论点是沙联阵胜利

控首相未呈沙13新选区案
杨德利:高庭认同论点是沙联阵胜利

(亞庇4月23日訊)在控告首相与选委会未将沙13新选区呈国会案中,由本土政党组织的沙联合阵线,算已取得胜利。

身为沙联阵7名起诉人之一的沙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表示,高庭已认同原诉控状「寻求高庭宣判首相根据联邦宪法第13附注第9条文,将选委会为沙巴增加13新选区的报告提交国会」的论点。

「法庭也同意我们另一个在宪法下的论点,即:首相在接到选委会报告后,必须在接下来的国会会议中提呈有关案件。」

杨德利今日在高庭法官阿沙哈里卡玛驳回他们的原诉控状,寻求高庭宣判首相在国会提交选委会报告后,向媒体发言时如是表示。

沙联阵领袖于本月2日将此案告上法庭,并将首相和选委会列为第1和第2答辩人。

代表7原告代表律师杨奕智与碧娜姬在周一出席庭审,法官阿沙哈里以「诉方未具法律地位」为由,驳回原诉控状。

杨德利表示,法官也驳回控方要求下庭令,要求首相将选委会报告提呈国会,理由是这项举动只属于学术性,因为当时国会已经解散。

谁有法律地位指示首相?

他表示,这项裁决不禁让人困惑:到底谁才拥有合法身份(法律地位),指示首相在国会提交选委会报告。

沙菲益只夢想當首長 楊偉光:無誠意捍衛沙巴權益

沙菲益只夢想當首長
楊偉光:無誠意捍衛沙巴權益


(亞庇4月22日訊)沙巴進步黨秘書長拿督楊偉光表示,民興黨主席拿督沙菲益對爭取沙巴權益的誠意備受質疑,因為他被革除聯邦部長職位前未曾提過。

“沙菲益是最後一個站出來要為沙巴奮鬥。每個人都清楚,他因戀棧權位而沒有勇氣辭去部長職位,並等到被聯邦政府開除之後,才開始談論爭取沙巴權益。”

他回應希望聯盟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汀週六的言詞時說:“沙巴人都知道沙菲益與拿督慕沙阿曼有過節,他個人的政治議程,就是要搶奪首席部長職位。

楊偉光表示,沙巴進步黨的領袖們為爭取沙巴權益和自主權始終沒變,甚至辭去官位也在所不惜。

“沙巴進步黨領袖在2008年退出國陣後,當時的路陽區州議員謝秋菊辭去在財政部的助理部長官職,里卡士區州議員拿督劉德泉辭掉在沙巴經濟發展公司(SEDCO )的署理主席職位。”

楊偉光指出,當年的實邦加區國會議員拿督依力馬貞文、斗湖區國會議員蔡順梅及黨主席拿督楊德利都拒絕國陣給予的各種高官厚職和豐厚利益。
(楊德利當時被授於上議員和東盟東部增長區(BIMP-EAGA )部長級職位。)

希盟上台即發5萬張身份證 林國忠:想重演於敦馬時代

希盟上台即發5萬張身份證
林國忠:想重演於敦馬時代

(亞庇4月20日訊)沙巴進步黨最高理事林國忠表示,希望聯盟宣稱若成功當政府,即會發出5萬張身份證給沙巴的無國籍兒童,真令沙巴人擔憂。

“在敦馬(馬哈迪)擔任首相時期,沙巴人口統計突然驟增;非法移民問題就接踵而來,如今仍如癌症般纏著沙巴,包括逾5萬人浪蕩街頭乞討的無國籍兒童。”

“如今行動黨在馬來亞的總部還認敦馬為主子,甚至乖乖棄用多年來所使用的火箭標誌,換用公正黨的藍眼。”

他說 :“從斗湖飛過來,準備代表行動黨上陣亞庇區國會選區的陳泓縑,還未提名就把砲頭指向沙聯陣,胡扯我們扭曲他的言論。要開戰了就來嘩眾取寵,根本沒有擺出實際的治國理念。”

林國忠今日發表文告,回應陳泓縑日前在甘拜園咖啡論壇發表的言論時表示,沙巴進步黨和沙巴聯合陣線旗下的本土政黨都只說事實,擺道理。

“我們不扭曲事實、我們不造假抺黑、也不作不切實際的宣誓。我們堅持捍衛沙巴人權益的理念,在2008年投當時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不信任票後,在大選前就退出國陣至今,紿終如一。不像靠著行動黨黨旗勝選後,背叛選民跳槽的政治青蛙。”

余田雄:有500亿照停电 沙电未能解决电供问题

余田雄:有500亿照停电
沙电未能解决电供问题

(亚庇3月25日)沙巴进步党路阳区联委会组织秘书余田雄指出,如果沙巴电力公司经营不当未获解决,纵使联邦政府为沙巴电供拨出500亿令吉,也未见能解决沙巴电供问题。

“既然沙电不能胜任这个任务,有再多的拨款也是徒劳。”

余田雄今日发表文告宣称,沙巴政府应取回沙电的管理权,重新整顿整个管理权,才能全面处理沙巴电供的效率。

他对高等教育部长兼斗湖区国会议员拿督叶娟呈在沙电在斗湖开放日发表的言论,深表遗憾。

“如叶娟呈所指般,沙巴既已在2001年至2016年间获联邦政府拨出100亿令吉拨款、贷款与津贴,为何如今还是经常停电?漫长的16年里都不能改进电供服务。”

余田雄表示,沙巴人民是电供的消费者,他们最清楚电供中断之苦。无论政府宣布多少拨款给沙电,根本说服不了如今仍在忍受停电之苦的消费者。

他指出,就以亿达商业区来说,继去年12月23日连续2天大停电连后,于本13日又再次停电。

“这叫人很难想像,这是沙电在获得100亿令吉资助后的服务素质。他们到底把钱花去哪里?”

高庭案件反映沙人執行應有權利 楊德利:勇敢堅韌不屈

高庭案件反映沙人執行應有權利
楊德利:勇敢堅韌不屈

(亞庇4月21日訊)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楊德利表示,沙巴聯合陣線領袖被拒於亞庇高庭門外事件,提醒沙巴人在爭取權益時須有堅定不移的情操。

楊德利今日發表文告表示,他本身昨日與一班民眾被拒於法庭大門外,與執法人員僵持約20分鐘。當時他9時許抵達法庭,準備為沙巴新增13選區起訴首相與選舉委員會案件出庭時,遭遇如此對待。

隨行者包括沙巴進步黨副主席拿督蘇益慕達立、沙聯陣秘書愛德華達固、沙巴進步黨選舉事務委員會主席加比里蘇海明、沙巴立新黨副主席愛德華林古、沙巴人民希望黨青年團團長佐維利士與團結沙巴人民黨執行秘書安妮蒂西亞。

當警察和法庭保安人員拒絕讓他和隨行者進入法院大樓時,楊德利顯得很激動。他就傳呼下達此命令的負責者前來作出解釋,因為法庭屬於公眾場所。

一名警員解釋:“我們受指示在這裡維持秩序。”

沙巴聯合陣線一名領袖向警員提問:“為甚麼在4月9日第一次審訊時我們可以進去,現在卻不可以?”

結盟馬來亞黨即斷送沙權益 楊偉光:絕不飲鳩解渴

結盟馬來亞黨即斷送沙權益
楊偉光:絕不飲鳩解渴


(亞庇4月19日訊)沙巴進步黨秘書長拿督楊偉光表示,4個沙巴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誓必要擊退由巫統主導的國陣,而不單單是用巫統B來治巫統A派。

“我們不可以飲毒藥來解渴!(敦)馬哈迪領導的希盟和(拿督斯里)納吉領導的國陣,對沙巴來說是沒有差別。”

楊偉光今日發表文告回應沙巴希望聯盟主席劉靜芝的言論時強調,任何沙巴政黨若願當馬來亞黨的奴婢,即是在斷送沙巴的權益。

他很不客氣地批評:“馬來亞為基的政黨都推崇‘馬來亞至上’,其旗下的‘沙巴領袖’則已被馴化;他們為馬來亞的主子奴颜卑膝,縱使是遴選候選人都要先請示馬來亞。”

楊偉光指出,沙巴人很清楚知道希望聯盟和國陣的政治文化沒有差異。
他諷刺,自從希望聯盟將敦馬拉入陣容後,劉靜芝對“身分證計劃”課題隻字不題。在這之前,公正黨對沙巴突然有多外來移民持有可疑身份證的事件喋喋不休。

“為甚麼現在卻對這件事靜靜不出聲了?是不是因為來自西馬的老大下令收聲呢?”

忧人多喧哗影响审讯  阻止进入法庭纯属误会

忧人多喧哗影响审讯 
阻止进入法庭纯属误会

亚庇20日讯|拿督杨德利与拿督威弗烈邦布宁挑战选举诉讼案展开前,大批支持者大清早受阻止进入法庭,纯属误会,法庭澄清是警方恐怕人多喧哗影响其他案件审讯,并非「阻止」。

亚庇高庭助理主簿官依尔西毕慕斯向记者表示,她当时正在办案时,同事向她投报说外面大批人不获进入法庭而鼓噪,她即刻去察看,见到大门拉上,趋前见到杨德利正在门外与警方交涉。

她告诉杨氏他可以进来,杨氏则坚持其他人不获进来,他也不要进来,后来她告诉对方只要不喧哗及骚扰其他人,任何公众均可入内。

依尔西说,当时警员见人多会造成喧闹,有意限制进入法庭的人数,并非加以阻止。「法庭是公众地方,任何人可进入」。

她表示,法庭方面从没发出指示给警方「阻止进入」,警方自有他们的运作方式,「不让进入法庭」纯属误解。

另一方面,在等候诉辩三方在法官内庭争论期间,拿督威弗烈邦布宁解释其入禀目的乃捍卫州宪法,以便展延州议会选举,并非阻止大选。

拿督杨德利则表示他们(诉方)乃寻求高庭发出庭令,谕令首相「尽快」将选委会新增十三议席报告呈上国会,如今国会已解散,新任首相须「尽快」将报告呈给国会,以保护州宪法及州立法议会的神圣崇高,以及沙巴人民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