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2018戊戍年,沙巴前景看俏

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斯里楊德利 
2018年農曆戊戍年獻詞

楊德利:2018戊戍年,沙巴前景看俏

沙巴有幸占據東南亞的戰略位置 
我們迎接戊戍年的到來,祈願今年會比往年更好。老百姓的基本願望仍然是和平、繁榮、健康。我相信,因著我們社會的和諧結構、沿襲英聯邦體制,加上中國在亞洲的和平崛起,沙巴有著光明的未來。

全球已經公認,中國將繼續和平崛起成為亞洲傑出強國。我們在馬來西亞的沙巴主要的任務是:如何定位在戰略位置,讓沙巴享有和平與繁榮的未來。

如今美國處於“美國優先政策”下而專注於內政,這促成中國更加壯大。美國在2017年取消其主導、旨在讓東南亞(包括馬來西亞)、東北亞(日本、韓國)和太平洋經濟體擺脫中國的影響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A)。但美國新上任總統卻單方面取消TPPA,使得美國放棄其在亞洲的領導和信譽。

預計今年杪,中國將推出的“石油人民幣”(Petrol Yuan),即將開創一個推動人民幣成為全球貿易貨幣的新貨幣時代。由於中國是最大的石油進口國,“石油人民幣”將與美國的“石油美元” (Petrol Dollar)相競爭,後者是自1974年以來全球石油貿易的唯一貨幣。美元和美國經濟以及其對全球影響的負面後果絕不容低估。

重要的是,在可預見的未來,台灣即將與中國統一,隨後世界對中國軟實力的任何疑慮都將消失。同時,處於從亞洲到非洲、中東到歐洲的“一帶一路”的許多國家,也將從這種和平的跨國發展中受益。

沙巴在南中國海佔據戰略位置,有著和平與繁榮的機會,不應被視為引起焦慮的原因。

沙巴沿襲聯邦制度和“英國脫歐” 
中國作為強大鄰國的崛起,並不代表沙巴作為一個建立在現代國際法基礎的國度,將喪失本身的遺產和自主權;這與一般人所擔心的局面正好相反。馬來西亞是共和聯邦的成員。沙巴(當時稱為北婆羅洲)是1881年由英國人建立。沙巴人必須提醒自己,沙巴和許多其他現代國家一樣,是後殖民主義的國度。我們的法律、行政和政治制度是沿襲(英)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

經過40年主要是以地理為主的歐盟糾纏,英國人最後決定“英國脫歐”(Brexit),即離開歐盟。因此,英國人將覺得有必要、甚至是自我實現,回到擁有共同語言、實行相似法律、政治和行政制度的國際聯合體。因此,英國脫歐為包括馬來西亞沙巴在內的共和聯邦國家帶來千載難逢的機遇。

在許多重要的方面,英國與澳洲和加拿大等較偏遠的國家,比毗鄰的法國和德國有更多共同點。除了外表酷似多數歐洲高加索人(白人)外,英國人與馬來西亞和印度的亞洲人,以及加納和南非的非洲人有更多共同之處。在過去一個世紀裡,英國本身已經變得更加多種族,500多萬來自前殖民地的英國人和非洲人(佔英國人口的8%)。

因此,即使英國在2019年正式離開歐盟之前,英國已經發現:重新整合55個共和聯邦國家利多於弊,這包括全球3000萬平方公里(佔世界陸地面積的20%)和24億人口(全球人口的33%),其中大部分都以共同的語言溝通:英語。經濟上,共和聯邦的生產佔全世界GDP的15%,達到11萬億美元,是繼美國、中國和歐盟之後最大的經濟體。

當英帝國沒落之際,英國必須重新加強與前殖民地間的貿易和文化聯繫,當中這些國家大部分已十分成功。沙巴作為共和聯邦成員之一,必能因此受益。英國在與美國保持“特殊關係”的同時,表現出其實用主義,通過積極加強與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的貿易。

英國脫歐公投後,新任首相迅速走訪中國和印度,積極推廣“全球化英國”。英國也委任前首相擔任總額40億令吉“一帶一路”英中投資基金的首領;旨在改善中國與其貿易夥伴和歐洲之間的運輸聯繫,英國現任首相稱之為英中的“輝煌年代”(Golden 
Era)。

沙巴自主權:“一國兩制” 
在過去10年中,馬來西亞原有的“一黨獨大”的統治模式已漸瓦解。這對馬來西亞的民主來說是好事。

大馬人對2018年是大選年分外興奮,預計在今年首數個月內舉行。如今聯邦反對黨陣容已確定下來,而且也清楚顯示出:無論哪一方贏下聯邦選舉,唯一能改變的只不過是換個人物,而政策將保持不變。所謂“兩線制”已經成為“兩黨一體”。這就是沙巴必須堅持“一國兩制”理念和“沙巴在馬來西亞內擁有自主權”的主要原因。

總之,沙巴未來是光明的:因為我們擁有和睦的人民、沿襲英聯邦的體制,並處於中國為首的亞洲繁榮鄰里。我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裡(戊戍年),身體健康、生意繁榮與出入平安。

拿督斯里楊德利 
沙巴進步黨主席,沙巴前首席部長